bet36靠谱吗
大跃进时期的真实故事
日期:2015-07-01  发布人:岐山县政协 

    1958年“大跃进”“人民公社化” 时期,岐山县和全国大部分地区一样,逐渐的出现了“浮夸风”和许多不正常的现象,给国家和人民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贺家队的“军事化”    1958年人民公社化初期提出要在农村实行“军事化”,才能赶上时代发展的步伐,因而所谓“军事化”的各种形式弥漫于村村落落。天刚蒙蒙亮,我所在的贺家队的驻队干部就在村子吹响了哨子,在下地以前,不分男女老少统一集中在村头,排成两行队,由驻队干部指挥操练进行出操,“一二一、一二三四”的喊声在村子上空飘荡着。参加操练的人员每天都要在村子跑上三圈,名曰早操。操毕由驻队干部宣布当天的战斗,也就是要干的农活。那时一天分为三晌,上工要求5分钟到场,违者按“军纪”处罚,即进行“围攻、批判”。此种形式维持了一段时间后即销声匿迹了。                               株株玉米“三个棒”     大跃进中要求各队都要搞试验田、卫星田,粮食产量指标要“放卫星”。本县团县委一青年干部给省上吹出了一份“高产卫星”的材料,说他在城关一生产队搞的10亩玉米试验田,“株株玉米三个棒,个个赛过电壶胆”,估计秋后亩产超过万斤。省政府某部门负责人立即指示《陕西日报》记者来岐山采访和现场拍照。一帮人马来县后,在县政府领导的陪同下,请来那位汇报者带领记者去现场。谁知这位汇报者感觉弄巧成拙,但想溜也溜不掉,硬着头皮随众来到玉米试验田里。记者在玉米地看来看去,还是平平常常的玉米田,怎么也看不到“株株玉米三个棒,个个赛过电壶胆”的奇迹。这时汇报者窘得满头大汗,低头不语。最终只结结巴巴的说:“昨天还好好的,这很可能是昨天晚上被地富份子破坏掉了”。惹得众人及记者们哈哈大笑。                          “万斤田”与“双万田”的挑应战    1958年秋播前,为了促进农业生产大放卫星,京当乡(管区)的万人誓师大会在学校的老戏楼前召开。会场锣鼓喧天,彩旗飘飘,十分隆重。各大队的指标牌高高抬进会场并面向老戏楼上的主席台,6个大队的指标牌文字内容和划出的指标箭头、放出的“卫星”一目了然。    万人誓师动员大会开始后,首先由京当大队带头挑战,其挑战的内容是:“我们京当大队发誓明年小麦亩产上万斤,我们的措施是……”下面紧接着由贺家大队应战:“我们贺家大队发誓明年小麦亩产“双万斤”,要比京当大队的产量翻一翻,我们措施是……”。在主席台的领导当场表扬了应战方贺家大队敢放“双万斤”大卫星的所谓气概,并号召其它大队向贺家大队学习,想大的、干大的。    为落实誓师大会的誓言,秋播开始后,贺家村的驻队干部在每亩下籽量上提出“不种百斤,岂产万斤”的严格要求,规定每亩地要种“一桩子”麦种(一桩子为4斗的大口袋,约120多斤)。到了第二年小麦地里看起来像索草滩,造成极度减产,损失难以计算。                                全民动员除“四害”    “苍蝇、蚊子、麻雀、老鼠这些害人精,它东奔西窜传染疾病,我们要坚决把它消灭尽……”这是1958年~1959年全民传唱的一首“除四害战歌”。那个时期全国上下开展了全民“除四害”的大运动。益店大公社是由岐山县东北片的青化、京当、祝家庄、蒲村、益店这5个小公社合并成的。益店公社召开万人“除四害”誓师大会时,要求把捉到的“四害”带到会场献礼,以显示成绩的大小。为此,会前几天各生产队、学校等所有单位人员不分白天黑夜,全民上树、上房、挖鼠洞、捉苍蝇给大会提供献礼。    全民“除四害”运动,学校学生也未能幸免,每天都有任务。在校学生只得晚上去农户家的屋檐下捉麻雀,下课了带上蝇拍进厕所拍苍蝇,把拍到的苍蝇装进火柴盒交到学校登记上报。到1961年时,“除四害”的全民运动才停止了。                                  全民大炼钢铁运动    县境内的炼铁厂修建在今祝家庄镇北5里处的杜城村。土法筑起了十几座炼铁炉,烟囱高大、浓烟滚滚,炉旁的鼓风设备是配有8人可以抽动的特大风箱,千军万马扶“钢铁元帅升帐”。铁矿石的矿源位于今天箭括岭北10里处的肖水沟,距杜城炼铁厂约30里。运输铁矿石的道路就选在唐代李世民去麟游九成宫时修的那条道路上。但此道路年久失修,车辆无法通行。于是组织者调动了各生产队的马、骡、驴等驮运矿石,再辅之以人背肩扛,为炼铁炉运输矿石。那阵势确实是千军万马,万人出动、农村的男女老少齐上阵,单位停止上班,学校停止上课。京当学校的师生就住在箭括岭下的肖家坡农户,晚上冻得蜷成一团,天还没亮就起来排队吃上一碗高梁面糊汤,没盐、没醋、没辣子不说,吃饭是定量的,有时饿着肚子排队上山背矿石。晚上吃一块高梁粑粑,高梁面馍是铁红色的,若与矿石放在一起让人很难辨认孰是孰非。晚上冻得难以入睡,白天又要上寒风刺骨的箭括岭,岭上岭下,上下排成两条龙的背矿大军,天天如此,铁矿背到铁厂过秤登记,检查每个人完成任务如何。但杜城炼铁厂究竟炼出了多少吨钢铁?谁也说不出个具体数字来。                                     打狗队    1958年京当乡贺家建立了打狗队。各队为了实现玉米亩产上万斤的需要,不知是谁发明创造出了狗肉汤上(施肥)玉米苗,亩产可上万斤。于是各大队就组织了一个“打狗队”,不管是谁家的狗都统统打死,为丰收做贡献。    贺家小队在村子中心的一个土堆上安置了一口特大的铁锅,专门煮狗肉。负责煮肉的老汉名叫贺致公,他把打死的狗整体往锅里一扔,连毛带皮煮成稀浆,用桶担到玉米地,在每株玉米根上倒上一小勺,并说施上这么高级的肥料,玉米就能亩产万斤。    打狗队一进村,人心慌慌,到处是鸡飞狗跳墙。狗为了逃命,确实验证了在追逼赶急的情况下,就能从墙上跳过去逃命的事实,这是我亲眼见到过的“狗急跳墙”的真实场面。                               检查团比干活的人多    大跃进运动中,各类检查也出现了大跃进。无论农业生产或开展什么活动,三两天就有检查团来现场检查指导。例如组织起的军事化活动、拆庙打神像情况、××突击队、穆桂英××队、老黄忠××队、佘太君××队、××卫星田、食堂化等等,每有一个名堂,检查团必凑上来不停的检查。    每次的少则几十人,多则名曰“百人检查团”。检查团来的前几天,村子里就提前搭彩门,挂横幅,到处张贴醒目的欢迎标语等,较高级的检查团来时,就组织社员、命令学校停课来凑成宏大的欢迎场面,锣鼓喧天,彩旗飘飘,高高举起的横幅上有“热烈欢迎×××检查团光临检查指导”,群众夹道迎接并高呼:“欢迎,欢迎,热烈欢迎”。那家搞的场面大,牛吹的越大,那家就是先进,并号召学习。社员们对此极为反感。